石头游戏网

第八纵队在王建安员指挥下,越过沂河

简介: 第八纵队在王建安员指挥下,越过沂河,绕过孟良崮向万泉山、老猫窝发起攻击,准备在垛庄与一、六纵会师,完成对74师的包围。

一、华野与74师的前两次较量1、一战淮阴在两淮失守时,在淮阴保卫战是我华东军与74师的第一次较量。

当时陈毅获悉国民党军发起进攻,13日下达命令:由谭震林同志统一指挥九纵、5旅、皮旅及淮南各分区担负保卫淮阴的战斗,命令5旅和皮旅火速从高邮、宝应一带北上增援,在南新集一线组织防御,配合山野在沭阳地区歼敌,等待华野主力北上。

9月13日,74师投入战斗,越过泗阳,占领南新集后,向淮阴以西的沭河沿岸的码头、朱家渡等渡口急速进军。

15日上午,74师在飞机和炮火掩护下,向我九纵73团的码头及77团的朱家渡阵地同时发起进攻。

因西岸河堤高于东岸,我军在地形上就吃亏,被74师居高临下地打。

74师的攻击相当狡猾,他们先以十几只橡皮艇试探性渡河,当我军集中火力将其打退后,他们选择我力薄弱处,以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掩护百余艘橡皮艇强渡。

我军防御线过长,机动兵力太少,待我军明白敌军主攻方向,74师已经冲上朱家渡东岸。

在我军反击下,形成对峙。

当夜我军再次后撤,在码头以东的天地闸一带布防。

据九纵战后总结说,74师的战术特点是:“多采取正面佯攻,侧后迁回,或行超越攻击。

”9月15日,皮定均旅和九纵在运河东岸的码头阵地与74师展开激烈拼杀。

皮旅与敌军一天战斗九次,战士的鲜血染红了运河。

皮定均在这天的日记中写道:“我们没有作准备工作,到了上午,敌人不愿再等我们做工事了,开始了进攻。

这天夜里,74师占领杨庄、码头阵地,向淮阴城又通近一步。

74师以猛烈的炮火和十几架次飞机轰炸配合,向皮旅、华中5旅和九纵阵地连续发起五次攻击,我军顽强抗击,击落敌机2架。

皮定均集中手里的炮火向敌军阵地打了300发炮弹,遏制了敌军的进攻,阵地呈相持状态。

经过几天激战,74师也打得筋疲力尽。

张灵甫依靠飞机空投补充弹药,在水网地带作战,也使他的战术很受限制。

但是南京方面来电报说,国民党电台将于18日广播攻占淮阴城的消息,这就把张灵甫逼得无路可退,只有孤注一掷地进攻。

18日,74师使用第二梯队57旅和28师一部参战,对淮阴城西部和南部的胡庄、高兴桥、道士庄等进攻。

从早上打到晚上,敌军的几次进攻又没有进展,锐气受挫。

狡猾的74师利用我军调整部署的空隙,以2个连的兵力于19日拂晓前轻装从我九纵和5旅阵地的接合部爬过阵地,捉住一个我方人员,获得1令,于是冒充我军撤下的,骗过城门岗哨,潜入淮阴南门。

于是,粟、谭决定放弃淮阴。

20日,我军主动放弃淮安。

2、二战涟水1946年10月19日,国民党军以整编74师和28师192旅共4个旅的兵力,由淮阴出动,向涟水县城发起进攻。

企图切断我华中与苏中解放区的联系,迫使华野主力退向山东。

74师初战告捷,占领淮阴,师长张灵甫骄横异常。

抗战中转到王耀武的74军,先后参加过三次长沙会战,与日军作战中表现顽强,能攻能守,得到蒋介石的赏识。

抗战结束后,74军整编为74师,担任南京卫戍任务。

蒋介石精心培育74师,配备美国新式装备,由美军顾问严格训练,作为国民党军的“模范师”,根据我军与74师的接触,认为这个:“官兵素质在蒋军中比较起来是很好的。

老兵占极大部分,军官、射手甚至马夫都经过一定标准的训练,战术指挥及技术动作均较正规熟练。

”张灵甫又是一个狡猾的对手,在两淮作战中,他体会到我军的厉害。

我军对74师也是高度重视,涟水之战是我军与74师的第二次交锋。

10月19日,74师在飞机掩护下从淮阴出发向涟水、茭陵一线进攻。

22日,74师51旅强渡淤黄河,打到涟水城下。

5旅奋起迎击,在大堤上与敌军反复争夺。

敌军在炮火掩护下乘船强渡先头过河后隐蔽不动,待后续上来后才发起攻击。

造好浮桥,并建立强大火力的滩头阵地,粟裕得知74师向涟水进攻的消息,火速调遣华野主力1、6师、皮旅、九纵连夜南下,决心集中优势兵力,消灭74师于涟水城下。

23日,74师在飞机和炮火配合下,向涟水城发起几次猛攻。

5旅坚决反击,战斗非常激烈。

到黄昏时,74师以57旅增援51旅,冲破5旅城东南、西南防线,少数敌军冲进城内,与我军展开巷战。

正在危急关头,王必成的6师一部赶到,我军士气大振,合力反击,将敌军挤出涟水城。

74师扩大滩头阵地,向我军阵地猛攻。

5旅首长认为:黄河大堤高于涟水城,敌军居高临下,我军将无法防守,关键在于夺回大堤。

当夜,5旅集中,组织反击,在涟水城南、黄河北岸长5里、宽1里的大堤之间展开激烈争夺。

这时十纵、6师、1师、皮旅全部赶到指定位置,夜间从几个方向出击或迁回,当夜夺问大堤,迫使74师退回黄河南岸。

25日,74师和前来增援的28师一个团再次渡河,主攻的57旅以下级军官、老兵配备自动火器组织突击分队,在炮火支援下向涟水发起总攻。

危急时刻,十纵、6师先后赶到,向敌车两侧实施反击,局势得以稳定。

6师、5旅于黄河北岸歼灭57旅一千余人,全部收复大堤阵地。

1师、皮旅向涟水以东的苏嘴镇进攻,十纵由顺河集进攻,74师陷入二面被围的被动局面。

30、31日,华野在茭陵、钦工镇消灭28师192旅一部,11月1日又歼灭57旅一部。

张灵甫为避免被消灭,指挥撤回淮阴。

我军歼灭、俘虏敌军8000余人,使74师的51、57旅遭受沉重打击。

这是继王麓水同志之后,华东牺牲的第二位高级指挥员。

涟水保卫战从形式上看是我军的被动防御,但对稳定华中战局有积极的意义。

首先是华野与74师打了一场真正的硬仗,给不可一世的74师以沉重打击,迫使国民党军暂时停止了进攻。

华中争取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保证苏中、两淮的机关、群众和后方物资向山东转移。

三、决战孟良崮1947年5月12日,华东军部署已定,准备组织孟良崮战役,歼灭国民党军第74师。

此时,74师师长张灵甫正按照兵团汤恩伯的命令,继续向坦埠方向进攻。

13日,74师经过一天猛烈进攻,占领大箭、马山等地,距离坦埠不到10公里。

我九纵坚决抗击,迟滞74师的前进。

就在张灵甫全力向前进攻的时候13日夜电,我华野一、六、八纵队开始行动,向74师背后插去。

一纵1师的任务占领曹庄附近的黄牛顶山、尧山等地,切断蒙阴的敌65师与74师的联系。

14日中午,74师对285高地组织反冲锋,战斗进行的非常激烈。

14日下午他们对285高地连续组织13次冲锋,均被独立师1团2连、9连战士用手榴弹和刺刀击退。

黄昏时乘我军换防空隙,敌军发起第14次攻击,占领285高地。

从13日下午开始行军到这时,独立师已经连续战斗了30个小时。

第八纵队在王建安员指挥下,越过沂河,绕过孟良崮向万泉山、老猫窝发起攻击,准备在垛庄与一、六纵会师,完成对74师的包围。

垛庄以南至青驼寺一线是83师防区,他们的任务是配合74师进攻沂水,并保护74师右侧的安全。

83师师长李天霞与张灵甫较深,李天霞是王耀武的黄埔同学,曾是张灵甫的上级。

张灵甫作战强于李大霞、得到蒋介石信任,李对此很是嫉妒。

因而在配合74师作战时,惯打滑头仗,以保存实力为原则。

5月14日10时,各下属纷纷报告:74师两侧的天马山、覆伏山、万泉山都受到共军进攻,共军有向垛庄进攻的迹象。

张灵甫这才确信解放军要包围74师,下令74师迅速撤退到孟良崮、垛庄一带。

他向汤恩伯报告了情况,并要求友邻的李天霞等给予支援。

谁知李天霞的83师不仅没有动作,在沂水西岸的阵地也很快被我军突破,致使74师的57旅被隔开。

张灵甫打电话问83师57团团长罗文浪,沂水西岸有多少。

57团在去年苏中战役中曾两度被歼,现在是由伪军改编的,装备最差,士气低落。

而李天霞却总是让57团打头阵,其用意是即使57团被消灭了,于83师实力无损,他还可以向上司交代,可见李天霞的狡猾毒辣。

14日上午,74师的正面遭到我军四纵、九纵的猛烈进攻,侧后又发现一纵、六纵、八纵的穿插,张灵甫感到事态严重,遂组织74师向后撤退。

他本想撤回垛庄,但撤退中得知垛庄已被我军占领,只得被迫退向孟良崮、芦山等地。

他向汤恩伯报告了情况,汤恩伯虽然感到震惊,但考虑到74师战斗力强,又占据孟良崮,可以进行防御作战。

附近有众多增援,正是与我军决战的好时机。

”汤恩伯命令74师吸引我军主力,又命令新泰之11师、蒙阴之65师、桃墟之25师、青驼寺之83师迅速向74师靠拢,并招呼较远的5军、7军、9师、20师、48师、64师向蒙阴、垛庄前进。

国民党统帅部企图以74师为“中心”,来个“中心开花”,以10个师(军)的强大兵力对我华东军的5个纵队进行反包围,求得决战的胜利。

但是74师的美式榴弹炮等重装备无法拖上山,只得抛弃于山下。

74师到达孟良崮后,张灵甫部署58旅防守中心区域雕窝、芦山、孟良崮,51旅防守西北方向的540、520、285等高地,57旅防守北面的石旺崖、大碾等地。

74师士兵用石头堆起围墙,在山路上设了鹿砦和障碍物,以山沟和石缝为隐蔽处。

14日夜里,解放军向57团发起猛攻,这是王建安指挥的八纵在向74师后方穿插。

八纵占领老猫窝,切断了74师与83师的联系。

12日六纵接到守取垛庄的命令,王必成喜出望外,立即收拢,由百里之外飞速前进。

这一路多是山区,六纵发扬吃苦耐劳的精神、翻山越岭,徒涉河流,14日拂晓到达距离垛庄20多里的观上、白埠,稍事休息,下午继续前进,先头击溃25师阻击后,到达垛庄外围,黄昏时发起攻击,垛庄是74师后方基地,只留下运输营和辎重营,在六纵猛烈攻击下,很快就被解决。

当夜,六纵与两北的一纵、东南的八纵取得联系。

14日夜里,我军发扬夜战特长,从几个方向向74师盘踞的山头发起连续攻击。

八纵23师经过8小时连续战斗,终于占领了万泉山。

这样,我军进攻孟良崮的5个纵队打通了联系。

将74师合围在孟良崮的狭小山区,并构成了阻击25、83师的坚强防线。

对我军来说,一是能否迅速围歼74师;二是阻援的4个纵队能否挡住敌人的援兵。

陈毅当即发出“歼灭74师,活捉张灵甫”的战斗号召。

粟裕带领指挥所由坦埠向前推移,来到前线艾山脚下张林村的一个山洞里,密切观察和指挥战斗。

各级指挥员的位置也前进到第一线,准备15日发起总攻。

15日的孟良崮,战斗达到空前激烈的程度。

从山脚下望去,山麓上排列着7个逐渐上升的小山头,很像阶梯。

74师守备在错落的山坡上构筑工事,围上鹿砦。

我军先上去一个连,沿着山沟和凹地隐蔽前进。

左右山坡上敌军突然开火,我军战士倒下几个。

其余战士向旁边隐蔽,又遭到交叉火力的。

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第一次攻击失败。

我军集中六零炮、八二无后坐力炮向第一个山头开火,摧毁敌军工事。

敌军在岩石山上无处隐蔽,只得向高处的山头逃命。

我军战士乘势占领第一个山头,炮火又向第二个山头延伸射击。

就这样,我军一个一个地占领山头,向540高地山顶前进。

敌军在无路可退的情况下,跳出工事进行反击。

我军迎上去与之肉搏,到下午3时,终于将七个小山头占领。

后续和友邻的一、六纵队沿着这个“阶梯”,直扑孟良崮。

15日拂晓,九纵26师76团在炮火支援下向雕窝发起攻击。

在敌力密集下,进展十分艰难。

到11时,76团才占领雕窝,立足未稳,74师一个营就来反冲锋。

到16日黎明,我军集中强大炮火猛轰雕窝,76团再次攻击,仅用两小时就再次占领雕窝。

在我军5个纵队的猛攻下,74师伤亡惨重,国民党军被困在孟良崮山上,断水断粮,饥渴难熬,战斗力和士气大大下降。

张灵甫的信心动摇了,他拼命向汤恩伯和南京方面呼叫,要求附近各师前来解围,并要求空投弹药粮食。

战斗到黄昏,74师伤亡惨重,被我军压缩到孟良崮、芦山东西3公里,南北2公里的几个山头上,人员、马匹、锱重等密集地挤在山头上、山谷中,完全暴露在我军的炮火之下。

张灵甫等转移到孟良崮600高地的一个山洞里,74师魏振钺用无线电话呼叫:全师终日战斗,伤亡极为惨重,请求空投弹药,并望援军速进解围。

张灵甫亲自与25师黄百韬师长通话,要他们占领天马山,解救74师。

汤恩伯则命令74师、83师共同向万泉山方向突击,求得会合。

16日凌晨,各纵队开始向74师发起全力猛攻。

我军集中全部炮火向孟良崮山上猛轰,把山上打得浓烟滚滚,血肉横飞。

炮弹打到岩石上,迸溅的碎石给密集的敌军造成重大杀伤,一炮就一片。

74师的骡马、辎重、伤员、非战斗人员拥挤在山岗上,伤亡惨重,已呈混乱状态,失去控制。

敌军困兽犹斗,与我军白刃格斗。

我军攻势如潮,越战越勇。

到下午15时,我军5个纵队会师于孟良崮、芦山山顶,74师官兵纷纷就擒。

战役结束后,陈毅最关心的是追查张灵甫的下落。

5月16日18时四纵曾向军指挥部报告:张灵甫为30团所俘,后又失踪。

第二天,得知张灵甫的尸体被抬下山来。

有的说,有的说在战斗中被击毙。

在押解途中,六纵特务团的干部见到张灵甫,旧恨新仇涌上心头,头脑一热,开枪击毙张灵甫。

然后让俘虏兵抬着尸首随转移,掩埋在沂水县野猪旺村后的山冈上。

三、此战的评价孟良崮战役,华东军全歼整编74师及83师一个团。

在这次战役中,我军的伤亡几乎与74师相等,远远超过鲁南、莱芜战役的伤亡数字,可见这次战役的激烈和残酷程度。

高度评价孟良崮战役的胜利,5月22日致电华野:“歼灭74师,付出代价较多,意义极大,证明在现地区作战,只要不性急,不分兵,是能够用各个歼击方法打破敌人进攻,取得决定胜利。

蒋介石获悉74师被消灭,极为震惊。

蒋介石在南京为张灵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在玄武湖边立碑纪念(1949年第三军解放南京后,了张灵甫的纪念碑)。

(正文完)如果有其他关于历史领域的话题或观点可以【关注】我私聊,也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第一时间回复。


以上是文章"

第八纵队在王建安员指挥下,越过沂河

"的内容,欢迎阅读石头游戏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