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游戏网

对此,单忠德表示

简介: 对此,单忠德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当前我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发展不平衡,“脱实向虚”倾向明显,劳动力和社会资本等创新要素向制造业流入均呈放缓甚至下降趋势,发展环境进一步优化的空间还很大;加之支撑制造业价值链提升的技术突破、

来源:经济日报原标题:报告显示,中国制造强国发展指数达到110.84——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任重道远河北省邢台市威县一家新能源科技企业的员工查看太阳能集热管生产线运转情况。

近年来,威县立足高质量发展,以产业园区建设为依托,坚持新能源产业优先发展的理念,初步形成了以新能源装备制造业为特色的企业转型升级新格局。

新华社记者 牟 宇摄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

经过多年努力,我国制造业快速发展,诸多领域取得长足进步。

对此,专家建议,制造业要加强研发设计,全面提高产品档次和质量,以创新、品牌、服务获得高附加值,由主要依靠物质资源投入向主要依靠技术进步、高素质人力资源和管理创新转变。

12月25日,中国工程院战略咨询中心、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单位联合发布了《2020中国制造强国发展指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据介绍,“中国制造强国发展指数”由规模发展、质量效益、结构优化、持续发展四个分项数值构成,综合反映了一国制造业发展强弱水平。

中国工程院院士朱高峰表示,发达国家多以质量效益、结构优化、持续发展作为本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优势项,而我国制造强国进程发展的主要支撑力仍为规模发展,从制造业核心竞争力来看,我国仍未迈入制造强国第二阵列,高质量转型发展之路任重道远。

制造业整体水平有差距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

经过多年努力,我国制造业快速发展,诸多领域取得长足进步。

《报告》显示,2019年在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大国博弈逐渐升温的背景下,美国制造强国发展指数达到168.71,持续高于各国,处于第一阵列,综合优势突出;德国、日本分别为125.65和117.16,稳居第二阵列,相对优势明显;中国、韩国、法国、英国则分别为110.84、73.95、70.07、60.03,处于第三阵列。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至2019年,我国制造业增加值率始终在20%左右徘徊,与美国、德国长期处于30%以上的高水平相比差距明显。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单忠德认为,当前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提升制造业供给质量,提高制造业增加值率,加快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已成为适应我国经济发展阶段变化、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必然要求。

他建议,制造业要加强研发设计,全面提高产品档次和质量,以创新、品牌、服务获得高附加值,由主要依靠物质资源投入向主要依靠技术进步、高素质人力资源和管理创新转变。

同时,还要提高现有产业链运作效率,构建上中下游企业协同高效运作的制造业,提升产业链、链现代化水平。

与此同时,我国纺织制造业发展也面临技术自主创新能力不足、要素成本上升、环保压力加大等问题。

单忠德建议,要落实各类资金研发投入稳定增长机制,加大财政资金对制造业技术创新的支持力度,持续提高用于制造业企业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的研发投入;还要提高各级设立的各类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和科技专项经费的使用效果和效率,加强对科技经费使用的考核,把科技经费切实用在刀刃上,确保科技经费成为制造业实现创新驱动的推进剂。

拓展制造业发展新格局《报告》显示,近年来我国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在波动中趋势性下降,2019年为27.17%,同比降低2.23个百分点,达到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对此,单忠德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当前我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发展不平衡,“脱实向虚”倾向明显,劳动力和社会资本等创新要素向制造业流入均呈放缓甚至下降趋势,发展环境进一步优化的空间还很大;加之支撑制造业价值链提升的技术突破、创新能力不足,导致制造业中新兴产业发展速度不足以带动整个制造业的增长。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维持一定的制造业发展速度意义重大。

为防止制造业占比“过快”“过早”下降,应巩固壮大实体经济根基,立足新发展格局,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自身优势,积极建设一批国家级先进制造业产业基地,加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供给能力,加快能更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新产品,加速实现产业规模提升。

此次会议还发布了《中国制造业重点领域技术创新绿皮书——技术路线图(2019)》,研究和制定了26个优先发展产业的技术路线图。


以上是文章"

对此,单忠德表示

"的内容,欢迎阅读石头游戏网的其它文章